2015-梦想启航,2016-步步高升

时间过的真快,忙碌的人们终于愿意放下双手回顾过去的一年,无论他们身在何处。

记得一年前的今天,我也曾提笔尝试记录过去的一年生活和工作中的酸甜苦辣,记录本该让自己记住的事情。不过这终究只是一种妄想而已。因为,当你还在为写不完的工作报告发愁时,你根本不愿意再去碰键盘;因为,当你还在为开不完的会议抱怨时,你根本无力去回想满满是领导和老板阴森森的脸;因为,当你还在为挤不上的公交着急时,你根本不愿意去筹划下一件事情;因为,当你拖着疲乏的身躯回到人口稠密的租房时,听到的是隔壁大妈撕心裂肺、不分昼夜的吆喝;面对这些无奈,我也是“醉了”。

所幸今日,和公交车的车门“肉搏”了几次之后终于赢下阵来,在司机一路斩关过下,总算是早点回到了家。正好邻居们都去海心沙跨年了,于是才有了雅兴、时间、活力回顾今年。

先说说工作吧,毕竟在现代,工作是生活之基,人这一辈子就是不断完成一系列等待你完成的事情。今年6月份前我是传统第三方物流公司的一名兢兢业业的员工。距离13年5月刚进公司已有两年之余。那时候刚进公司需从基层做起,加班是正常,不加班才不正常!我的工作内容就是打杂,比如修电脑、清理主机灰尘、拉网线、打水晶头、搞打印机、换容易致癌的碳粉,配路由器,装交换机等等,扮演者公司全能手的角色。也许是因为工作出色或者压根没人接手,园区监控的管理也“顺理成章”落在我身上。广州夏天很闷热,一场雨一声响雷也能让仓库摄像头全军覆没。于是乎,经常需要和电工爬到高高的铁棚仓库上拉监控线安装监控头,汗水倾盆而下却不敢松开死死搭在线槽上的双手去擦拭。后来运维主管另谋高就走人了,作为网络管理员的我接手了一部分系统层面的工作;没办法,因为我们部门就剩下我和经理,他要不搞就没人搞了。从那时起,我的工作内容开始变得有价值,因为我可以接触到新的东西学习新的技术,我的机遇就会更多。为了让那些堆积着灰尘和鞋臭味的主机桌底远去节约更多学习时间,我决定放手一搏:将经常劳烦本尊的同事从依赖我->叫不动我->干脆自己来->实在不行再“请我”这种状态进行到底。虽然换来的是年底评最佳员工时我的名列后茅票数,不过我却在随后晋升为运维主管,因为我制作的文档培养了更多的懂电脑技能的员工,比如小小潘,小许,小谭。

物流公司的特点就是分布广,全国各地重点城市都有分公司或办事处,因此每天我的QQ就有不断有抖动的小窗口,系统没有故障时,剩下的工作就是QQ远程帮外地的同事杀个毒,卸载安装个软件啥的。14年中旬更是接到了需到上海还有随后的北京分公司提供技术支援,协助部署整套仓库监控系统的任务。于是我带上了只有半桶水的所谓技术飞到了异地展开我的第一次、第二次省外出差。当然我去那里也并不是完全搞技术,依靠着我这口才,将领导们都砍不下价的18W合同直接变为13W。体验着成就感的我也感受着同事们的款待,直到现在依旧记得那两个地方带给我的美好回忆,以及他们对我的热情还有帮助,非常感谢他们!谢谢春根,谢谢上海和北京的同事们及大学同学。

14年8月,部门新来了一位总监,经理调到电商部门。新官上任三把火,准备“烧掉”旧的Extmail邮箱系统,上一款Web界面效果更好的邮箱。我问预算多少?答:零。我:What???要效果好且不需要花钱,看来要找开源产品且自行维护自行管理了。于是前前后后研究了一个多月终于赶在年底部署上了一套稳定性、安全性、可用性更高的开源邮件系统。每天活动邮件4千封、流量10G、坚强如斯。算是我这家公司一年半时间的检验成果吧!

时间来到了2015年,有着充足预算的公司要上电商系统,走多样化道路;传统物流方式已不赚钱,客户提出要求更高、油价也越来越贵,因此,不变,则废!然后4月底快放假那天,软件公司开发人员将生产线上的数据库误操作之后,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了,我似乎成了这次事件的“罪人”。此事发生之后,上级领导就要求我写检讨邮件发给各个部门的领导及老板,以及从此次事件中应汲取的教训。其实我写这封邮件时心中有无数个“草泥马,怪我咯”在奔腾!这台电商服务器进入机房初始化系统环境后就把服务器交付给电商部门和开发人员,平时系统发布和数据库操作,我们运维部门是不清楚的。本来部门的人手少事情多(一个运维主管加一个未毕业的实习生需要维护管理超过120台式机、20台打印机,10台服务器,12套在用系统等等工作内容),少一事不如多一事呢。结果他们一句:你们没有备份过数据库么 就让我这些苦逼运维吃了哑巴亏,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是有了认错态度,当月绩效评分直接59分!令我觉得比扣钱更令人伤心和抗拒!此后,领导们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是绝对不能给开发人员服务器管理的权限。在服务器权限收了回来之后,取而代之的是我这边亲手接手系统发布更新工作,每天等待开发人员的更新包,先更新测试系统待确认,之后再更新正式库;有时候邮件表达不清楚,还得用QQ问两眼从未离开那几行代码的开发人员这个是什么意思,先更新哪个之类的简单问题。这样的工作流程一度让我非常失望,产生强烈的厌恶感。我感觉我就是一名保安被厂长临时拉到生产线上当流水工,面对着我从来没见过的机器现学现卖;生怕哪天机器没油了跑不动了,厂长直接过来指责你是不是你把机器搞坏了。因此每次发布系统更新数据库时我都倍加小心,倍加谨慎!即便如此,我还是犯了一次错误,操作时漏了一步然而第二天才被发现,所导致的结果是订单延迟了一天。

面对这样的窘境,我想我必须要做出抉择:要么放下那永不停歇的求知欲静下心当个称职的实施“机器人”,要么选择转身离开寻找属于我的那片天空。终于在6月中旬我找到了勇气选择了后者,向公司递交了离职书。带着不舍,离开了这家培养我2年的公司。有人说我很潇洒地走了,其实哪有那么简单。这2年我建立起来的IT培训受益了全公司;公司新办公楼稳健的网络系统来之我的勤劳双手,想想当初顶着酷热在不透气的电井连续打了200多个水晶头,直到双手血肉模糊;还有那20平方米的机房每块静电地板上还留着我的汗迹,“供养”的4个机柜中10每台服务器装了什么我都能倒背如流;还有那丰富午餐的食堂,长日骑着电动车跟在班车身后的我,处处都是曾经的痕迹。

这一年Openstack和Docker彻底打乱了互联网企业的阵脚,云计算、海量数据、Hadoop等技术风靡全球。在媒体大幅度宣传下,我逐渐认为这也许是能改变我人生轨迹的技术,于是开始寻找云计算虚拟化的工作踪迹,来到一家软件企业。我以为这里有足够的空间和时间继续我的梦想,没有那么多繁琐的工作,也没有太多来之上级的压力;但是我很快地发现,我的很多想法因为条件不足等原因被遏制、工作节奏缓慢、典型的公务员作风。眼看着展现自我的平台远比前公司小太多,我开始后悔当初鲁莽的选择。

古人云:既来之,则安之。三个月后我找到机会向上级领导推荐使用企业级监控系统Zabbix来代替老化缓慢的旧运维平台。为了说服领导,还自费购买了云服务器搭建一套demo展现出来。得到点头之后,我一头扎入如饥如渴地这从来没有碰过的技术海洋。三个月后这套监控系统全部打通公司赚钱的四大底层产品监控通道:Tomcat,IIS,Oracle,SqlServer;自学Python语言监控数据库表数据更新情况,利用微信和钉钉接口实现实时报警,自学汉化ZabbixAPP,模仿阿里云制作企业专属html报警邮件等等;成功将压抑了希冀太久的Openstack之梦“发泄”到这套系统;相比日常不多的系统部署、桌面设备维护、运维外派,这套监控系统算是进入新公司这半年多唯一值得自我称道的地方。然而,对于我这种有点工作狂的人,新公司的工作饱和度远远不够。关于工作,我有很多想法!

相比工作,我的生活则稳定许多。每天早上7点起床,七点半出门;下午5点50下班,7点20回到家门;有时候在外面解决晚餐,有时候买菜回来和媳妇一起做饭。在广州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我们没有太多爱好,踢踢足球,打打羽毛球之外,再无其他。这一年因为工作,回家之后很少和媳妇交流,吃完饭直接继续工作,因此架不少吵;不幸的是我将工作上的严格和苛刻带入了生活,伤害到了需要包容和善待的家庭。15年9月妈妈突然告诉我要我准备好结婚的事,着实让我们紧张了一阵子。因为我和媳妇今年并不打算结婚,最后和老妈理论了几次还是确定在今年年底举办婚礼。我想今年结婚的话,家人的担心的事情少了一桩。于是12月在佛山拍了婚纱照,老爸在家操办各种事情。我和媳妇四年的爱恋终于有了一个好的归属。

如果说过去的一年是梦想启航,那么新的一年我将步步高升。对待生活常怀感恩、对待工作充满激情!